金龙备用网址-logonews
title
进入治理页面|进入ECNU主页  中文/English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您的位置:首页  学生活动
2019级开学仪式|研究生代表孟祥麟言

布时间:2019-09-09  浏览次数: 次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2019级现今世文学专业的学生,我叫孟祥麟,很荣幸今天能够代表2019级全体中文系研究生做新生言。还记得去年在夏令营时,我以代表一个专业的身份向大家表达我自己的想法和感觉,转眼一年过去了,我已经从一名本科生变为了研究生,迈入了华师大的校门。

 

   我曾认真的想过华师大究竟是一所怎样的学校,她那些响亮的名号:华东师范大学、华东用饭大学、东中国正常大学究竟如何得来?“玉米炒葡萄”、“爆炒妙蛙种子”等等听起来宛如黑暗料理的菜肴究竟如何出现?拥有许杰、徐震堮、施蛰存、徐中玉、钱谷融等著名学者的中文系又是怎样的情形?每每想到这些,我对这所学校、对中文系的好奇心就会不绝增长。

 

   而报道的第一天就让我感觉到了差别,阴雨连绵的天气让我措手不及,好像是在说:“欢迎来到上海”,又好像在说:“你的假期余额为零”,总之,天气代表我的心情。但来到系里报道,学姐学长们热情地与我交谈,表达自己的厦悦,让我感触了不少温暖;当我撑伞走在校园内,看到无数志愿者为新生尽心尽力地办事时,我想到却也正是这阴雨连绵体现出老师学长学姐们对我们眷注背后的辛苦,在此需要向他们表达我们的谢谢。

 

   曾经的我们是拥有四年本科经历的老生,母校教会我们如何独立生活,如何学会学习,而我们而来到这里,事实上仍是一名新生,不但要将母校教给我们的知识、技能继承并更好的挥运用,同样要学会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去找寻并重新确认自己身上的责任与重担,并在这重担之下实验完成本性与创新的融合,用戴着镣铐跳舞来形容我们或许再合适不外了。

 

   我们应当为自己选择继续学业、并仍选择在中文系进行自己的学业感触自内心的骄傲,因为我们并没有选择将文学遗忘,而是选择了再次与文字相伴、与文学相伴的门路。正如朱国华老师所说:“文学提供的不是固化的、贫血的、空洞的、简单的知识,它提供的是以字词和句子所建立的乌托邦,提供的是幻象形式的真理。这样的真理差别于牛顿物理学意义上只是诉诸简单因果律的低条理真理,它往往是特殊的、具体的、悖谬的、矛盾的,也就是具有内在价值与人的主观感觉的真理”。语言文字学的同学们,你们正是那群深入文字肌理,对以字词和句子所建立的乌托邦进行彻底拆解的那些人;而创意写作的同学们,你们正是那群以字和词作为质料、作为武器去营造让人心醉神迷的乌托邦世界的那些人;至于古代文学、现今世文学、比力文学与世界文学甚至文艺学的同学们,我们或许是相对幸福的那些人,我们在偷懒的时候或许还可以享受一下文学带给我们的阅读快感,但我们所学习的正是时刻保持对付阅读快感的警惕,制止过分沉溺。这些或许只是我对每一个对我来说相对陌生的专业进行的简易、片面的理解,但无论怎样,我们所要做的都是实验以文字、文学为载体寻找理解世界、改变世界的角度与方法,我们仍在做的,是以自己的方法抵抗这样一个世界,抵抗并不意味着抗拒,而是在接受这样一个世界的前提下,在快速展中寻找“慢”下来的要领,在光怪陆离中寻找相对的“单色调”。

 

   这些“慢”与“单色调”正是我们对这些司空见惯的日常行为活动与认知产生质疑与陌生化理解的要害,但这“慢”与“单色调”并非凭空产生,也绝非某种意义上的“纯文学”所能赐与,文学天生就与政治、社会、历史相联系,而文学也同样需要处理惩罚与政治、社会、历史联系间产生的裂隙,真正的文学正是为此而诞生并借力于我们,也正是因此我们要为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感触自豪。

 

   同时,不要丢掉的是我们的赤诚之心与谦虚之心,因为“文学是人学”,我们需要为我们所做的事情包袱责任,需要以赤诚示人、对事,将赤诚之心与文字、文学相融合,以展现我们的态度,我们写下的文字将会诉说、展现我们是怎样的一小我私家;同时我们仍要对所做之事保有一定清醒的认识,在我看来,包袱对世界、对社会以及对未来历史展走向重任的并非仅仅是文学,而是需要整体性的、多类型性的事物联合才可到达,如果仅仅抽出其中某一种事物,如文学,将其视为包袱如此重任的唯一选择显然并不明智,但若因此而过分贬低文字、文学存在的意义则又会走向另一个极端,也同样不可取。

 

   在硕士研究生阶段,大多数研究和学习的时间都是孑立而寂寞的,如何耐得住这份寂寞将会是我们接下来三年所要面对的另外一种课题。每小我私家来到这里,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与期望,如何将梦想对接现实,甚至是将梦想变为现实,这样的过程是让人郁闷和痛苦的,但这样的过程同样是不绝挑战自己、突破自我的一个机遇。如何度过这三年,拥有怎样的研究生学习经历,主动权始终都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我们已经来到了一块崭新的,可以为之搏斗三年的试验田,如何让这试验田容纳下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思考和想法、在这块试验田中又将结出怎样的硕果是令人期待的,虽然过程痛苦、寂寞,但我们还有中文系这样一个大家庭,只要我们愿意,就会在这里找到一份集体的归属感。愿我们在未来的三年学习生活中继续进步、展。生活就是由无数个选择组成,而做出每一种选择都需要支付一定的代价,希望三年后我们能够拥有做出选择的魄力与勇气,为自己正在做和将来要做的事情自内心的拍手并无悔自己的选择。

   谢谢大家!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