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备用网址-logonews
title
进入治理页面|进入ECNU主页  中文/English
'; } else{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TS[cur1].portletId).innerHTML=response; } } catch(e){} var regx=new RegExp(']*?>([\\s\\S]*?)<\\/scr'+'ipt\\s*>|]*?\\/>','img'); var arr; while((arr = regx.exec(response)) != null){ if(arr.length){ if(arr.length >=2){ var regx2 = new RegExp("]*?\\bsrc=\\s*('[^>]*'|\"[^>]*\"|[\\S]*)\\s*\\/?>",'im'); var srcArr=regx2.exec(arr[0]); if(srcArr!=null){ var src= srcArr[1]; if(src){ if((src.charAt(0)=='"') || (src.charAt(0)=="'")){ src=src.substr(1,src.length-2); } loadScript(src); } } else{ execJavaScript(arr[1]); } } } } } cur1++; loadps(); } } function load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src=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function execJavaScript(s){ try{ var sc=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type='text/javascript'; sc.language='javascript'; sc.text=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sc); }catch(e){} } window.onload=loadps;
您的位置:首页  学生活动
交换心得丨张雨帆:麦吉尔大学交流小记

布时间:2019-11-27  浏览次数: 次

   

我从未见过那样的风雪。

2019年1月24日,我们的飞机到达特鲁多机场时已经接近午夜。夜雪不绝,数座桥梁相连岛际,在初来乍到的异乡人心里,蒙特利尔是纤巧又庞大的,她像是一只巨大的旗舰,搭载着加拿大诸省驶冲进北美扩张的进程。

 

(抵达当日,麦吉尔大学门口的雪人)

 

与我们对接的是麦吉尔大学的东亚学系。我们一行五人,主要卖力明清妇女数据库的数据输入与日常维护事情。有了麦大同学们与在麦大访学的滕师姐资助,异国的日常生活并未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困扰,在此,我想再一次表达由衷的谢谢。

    蒙城生活悠闲,节奏偏慢,任务也不沉重,重要的是把建立数据库词条、维护的每一步做得准确细致。项目组会议一周一次,由方秀洁教授主持,主要讨论文献数字化过程中的疑难杂症。方教授的研究东西主要是明清时代的女性文学,明清闺秀们身具“跨越闺门”的魄力,这种气质让她们在文辞中抒自己,因此,明清才女群体也为中国古代文化史谱写了精巧的篇章。正如孙康宜所言“与中国明清时期相比,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拥有数量如此之多的女性诗歌选集或别集”,女性在漫长的时代中不受重视,而在明清时代,贵族女性流行用诗文的方法记录下自己的思绪与际遇。这些结果绵延递到今世,今天的女性聆听着前人声音的回响,通过研究,不但揭示了社会文化经纬的错综庞大,还报告世界,女性的声音不应被忽视。   

    蒙城生活悠闲,节奏偏慢,任务也不沉重,重要的是把建立数据库词条、维护的每一步做得准确细致。项目组会议一 周一次,由方秀洁教授主持,主要讨论文献数字化过程中的疑难杂症。方教授的研究东西主要是明清时代的女性文学,明清闺秀们身具“跨越闺门”的魄力,这种气质让她们在文辞中抒自己,因此,明清才女群体也为中国古代文化史谱写了精巧的篇章。正如孙康宜所言“与中国明清时期相比,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拥有数量如此之多的女性诗歌选集或别集”,女性在漫长的时代中不受重视,而在明清时代,贵族女性流行用诗文的方法记录下自己的思绪与际遇。这些结果绵延递到今世,今天的女性聆听着前人声音的回响,通过研究,不但揭示了社会文化经纬的错综庞大,还报告世界,女性的声音不应被忽视。

     异国的街道走第二次时就成了故地。蒙特利尔安定从容,免费博物馆日时,我们乐于在皇家山脚下奔忙,欣赏艺术殿堂中的杰作。作为加拿大的源地之一,魁北克自有她的韵味,导游津津乐道的玫瑰与鸢尾的说已经成为了她初始的精神标记。而当我目睹蒙特利尔植物园的温室,来自全球的花朵们艳丽地交织在一起。北美,世界化洪流的汇合点,此在的人们拥有差别的故里,但生而为人,我们体内涌动的血液是相同的,我们情感的喜怒哀乐是相似的。

 

    

(蒙特利尔植物园开放日,盛开的郁金香)

 

     三月中旬的圣帕特里克日,蒙特利尔的居民纷纷穿上绿色的衣服、戴上绿色的帽子,随着游行的步队一起上街庆祝。几乎所有人的帽子上都写着“I’m Irish”的字样,而我注视他们的面庞,他们来历纷杂,绝不可能都来自三叶草之国。当天同留英朋友聊起,她说当天爱尔兰人多数会在教堂中虔诚聆听教义,这是为了纪念圣帕特里克带来的神迹。至于狂欢自己,就已经深具不可多得的魅力。这或许可以被视作一种共情,所有伟大的片刻和灵魂都值得被全人类所铭记。

     后人追念前人,被他们的言行冲动。就如那些图书馆架上的经典,即使它们的原貌由他文化的语言文字出现,当我们阅读、感觉它们时,一种不可抗拒的、鼓动人心的力量会从书页中生长出来。我花了很多时间阅读英译的中国古典文献,这干系到北美研究者是如何切入、陶醉在中国古典文献中的,他们面对汉字时是以怎样的方法将那些智慧内化为自身的所有物的。一开始,这是一项枯燥乏味的训练,而渐渐地,我好像能听到译者的呐喊。译者从古代中国汲取的智慧,通过拉丁字母的转写,再一次温柔地铺陈开。过去愈塑造着现在与未来,而人的心灵永远追求新奇的事物与崇高的境界,这种追求奠定了人们的生活,也让一代一代的人思考,我们到底该怎样活?我们所面对如此富厚的资源,在接受运用它们时,我们又该做出怎样的取舍?

 

 

 

 

 

(麦大图书馆英译版《世说新语》)

 

    一次讲座的茶会上,我与加国男生谈起《红楼梦》。他问我们从几岁开始大抵能读《红楼梦》,我如实回答之后,他对中文母语者的羡慕从眼神中流露出来。事后我又觉得其时的回答有些自矜,或许说“可是我也没读过真正的萨特”——比力能安慰他的内心。在与麦大学生交谈间,我们并不一直正襟危坐地聊着书本与论文。我们还聊DC宇宙、任天堂和哈利波特,聊我们相互熟知的那些故事,自此延伸到辽阔的领域——超等英雄、炼金术,厘革、统、交流,我们谈到全世界年轻人接受的流行文化是何其相似,谈到在全世界同质化的潮流中,我们如何保持自身、如何与他人对话。

 

(蒙特利尔美术馆藏《花冠》Parure des Champs)

 

     经典不朽、思想不死。新时代已经冲撞许久,我们如何继续贴近我们所坚信的文学?北美汉学界数据库的研究手段让我不绝思考,是否要依赖新的东西,让文学变得越发通俗易懂、越发可视化?一人之力微薄渺茫,若要让差别的受众理解文本,从故事中产生新的故事,对所有的研究者而言,那将是一段完全未知的旅途。如果我们能从文本中窥探人本,让文字所表达的世界恰如其分地击碎语言的壁垒,横跨到世人们的心中,那么冒险之路虽然遍布荆棘,冒险者也能体验到甜蜜甘美。只是,我们不能放弃基础文献的阅读与积累,文献的语词并非机械重复的,而是通过相似的、相关的字词来表达微妙的语义。为了最终掌握古典文献中的微言大义,文史学习者们需要穷尽时间与精力,磨出利剑的锋刃,以维持天下之公器的风采。

     加国特色,一年泰半年都能见到雪景。我们在五月底回程,郁金香已经盛开。回到上海,所有关于异乡的思绪立刻被关进幽暗的大脑房间,我明白,我需要挣脱一切强硬的宏大叙事,花上很长的时间,去回味那个摇曳在北纬50度的夏季。

 

(天龙塔远眺可见的尼亚加拉瀑布)

 

                                                文丨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18级硕士研究生 张雨帆


我来说两句